重庆互联网,企业互联网资源整合,助企业完美接轨互联网!

互金平台“围村抢食” 千家村镇银行身陷科技荒漠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30 浏览:2270 赞(0 收藏 评论(0)

      中国金融系统设置村镇银行已走过12个年头,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截至去年底,村镇银行数量已增至1616家,占银行业整体法人数量达35.22%。

  但是与庞大机构数量相对应的却是十分”袖珍“的资产规模,截至去年底,村镇银行资产规模1.51万亿元,不足银行业总资产规模的1%。也就是说,平均每家村镇银行的规模不到10亿元,只有少数的村镇银行的资产规模超过100亿元。

  此外,三分之一盈利,三分之一保本,三分之一亏损是行业现状。如上市的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其控股的寿光张农商村镇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5676.89万元,营业利润-7569.52万元,净利润亏损超过5000万元。

  不仅如此,除面临其他大中小银行的竞争外,在村镇银行的大本营:县域和农村金融领域,也有着来自互联网金融机构的竞争压力,且该压力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而提升。

  “以京东金融、蚂蚁金服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和以微众银行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银行,正在抢食村镇银行业务,且日渐强烈。”东部地区某村镇银行行长表示。

  “互金平台对村镇银行业务蚕食也有政策原因。比如受监管限制,业务只能在本县域开展,但互金公司业务却是全国开展,特定范围内的玩家越来越多,竞争压力自然越来越大。”社科院农村金融研究室主任孙同全表示。

  互金围城,身陷科技荒漠

  银行对于技术的渴求在日益提升。

  目前,不少大型商业银行已纷纷成立银行业科技子公司,比如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工商银行等八家银行成立科技公司;其余资本和技术实力相对较弱的城商行、农商行等小型银行则多以成立联盟的方式来应对技术变革带来的挑战,如多家银行抱团成立山东城商行联盟、农商银行发展联盟等。

  但在大部分银行成立科技子公司,重金投入移动银行、大数据风控、区块链、智能投顾的背后,是数量庞大的村镇银行被抛弃在技术的荒漠中。没钱、没人、没技术,甚至还没有手机银行等这些在今天看来是“标配”的产品,不少村镇银行还是物理网点+ATM+存折的配置。据业内人士估计,1600多家村镇银行中,仅约40%有网上或手机银行,而真正投入到金融科技和互联网中的,则少之又少。

  “目前国内大型商业银行都进入了移动银行阶段,部分银行甚至已经开始探索开放银行业务,但是目前部分村镇银行别说移动银行,可能连电子银行也没有,还只有物理网点和存折。”银银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韦剑表示,“很多村镇银行都面临着经营环境快速变化、金融服务同质化、互金平台快速发展抢食的困境,其大本营如乡镇和农村领域,正面临互联网金融的巨大竞争压力。”

  目前互联网金融头部平台如蚂蚁金服、京东、余额宝、借呗等互金平台,均在积极布局农村金融服务领域,科技力量可想而知。

  “而对于这些村镇银行而言,并非是看不到金融科技力量的曙光。

  困局待破:连横,还是拼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发现,目前村镇银行参与金融科技主要有三种模式,一是依靠发起行,优势是直接,难点是发起行关注点可能与村行有冲突,技术难以顺利推进;二是抱团取暖,共同参与建设一个村行的金融科技平台,优势是集中人力物力,难点则是各个村行协调问题;三是立足当地,做本地商户、顾客的生态圈建设,但这需要该村镇银行有相当强的实力。

  “过去我们的策略是依靠母行(某农商行),希望借此完成电子化和移动化转型。因为客群相近,前期农商行发起行在系统建设、维护上助力较多。但具体在应用层面,发起行与村镇银行存在服务重点不同,很多功能用不上;而在后期生态建设、运营管理方面,则还更多要村镇银行自身投入,不过这个成本非常大,单个村镇银行很难有这样的实力。”东部地区某村镇银行行长表示。

  中国村镇银行发展论坛组委会秘书长蒋勇认为,多数村镇银行成立时间短、科技力量薄弱、专业人才少,想要单打独斗发展金融科技十分困难。“村镇银行的优势在线下‘落地’,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的优势则在‘线上’,结合起来可以共赢。”

  蒋勇说,“不过,村镇银行规模小数量多分布分散,一家家谈合作很困难,可以采取抱团方式,共同筹建一个金融科技平台,然后再去与各大金融科技头部平台合作。”

  据蒋勇介绍,目前已有数百家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共同参与成立了中国村镇银行金融科技联盟服务中心,又成立了银银科技有限公司,以集合村镇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共性需求,期望通过抱团的方式,与金融科技公司展开合作,该平台(银银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入驻的村镇银行数量有数十家,已经成功和银联云闪付、光大云缴费等建立合作。

韦剑也认为,村镇银行联合起来,打造自己的移动银行系统和金融科技服务平台,并整合业内金融科技公司优秀的产品和服务,为自身赋能,会是一个摊薄成本、集中人力技术的可行选择。

  “比如二维码扫码、微信绑卡等,上千家村镇银行,单独一家村镇银行去跟阿里、腾讯、银联谈,很难。”韦剑介绍,比如辽宁振兴银行和京东金融合作,不依赖物理网点,不到两年时间存款规模就达到122亿,和金融科技头部平台合作后,发展规模十分迅速。

  此外,也有一些村镇银行通过精耕本地客户市场,通过构建金融生态圈,来完成互联网转型。以榆次融信村镇银行为例,其与当地科技公司合作,研发搭建了银行自身的生活服务平台“晋享其中APP”,让商户与顾客可以通过手机等移动设备,实现团购、同城网购、消费优惠、在线缴费、本地资讯等与日常生活相关的业务模式,目前已拥有本地注册用户6万余人。此外,榆次融信村镇银行还和银联云闪付等合作,云闪付绑定其银行卡后已经实现可用手机乘坐当地公交车。


分享到:
网友留言评论
我要评论
评论

欢迎广大用户为此页面进行评价,评价成功将获得积分奖励!

  • 赞(0
    踩(0
二维码
联系客服